車馬很慢的古代古人出門有多講儀式感

betway发布于 |  2020-04-13 23:03 |  浏览:79

betway出門旅行在現代社會已是家常便飯,并且朝發夕至,十分便利,"千里江陵一日還"也已從文學想象落到了現實世界,然而在安土重遷,交通落后的古代社會,外出旅行卻是困難重重,充滿著莊重的儀式感。

也正因為生死離別,才會有"今夜扁舟來訣汝,死生從此各西東"的離愁別緒,正因為背井離鄉,才會有"故鄉今夜思千里,雙鬢明朝又一年"的繾綣鄉愁,正因為四方遠游,才會有"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"的深情厚誼。

儒家雖然提倡"父母在,不遠游",但在理想的驅使下、戰亂的影響下、饑饉的威脅下,許多人還是不得不背井離鄉,甚至"少小離家老大回",在交通和通訊條件落后的古代,出行往往是前途未卜、生死難知,因此離別也就顯得彌足莊重,有"卜日擇吉、祀神祭祖、整理行裝、鄭重話別"等種種儀式。

中國人占卜算卦的習俗由來已久,殷墟甲骨上的刻字便是顯例,古人遇事喜歡問卜,《周易》便是古人問卜時匯集起來的一本簽文總集。古人出行前除了要占卜問卦,選擇好黃道吉日外,還有祖道祭神等娛神活動,以求達到擇吉避兇、行旅平安的目的。

隨著時代的推移,祖道祭神和臨別餞行等古老的送別儀式也隨之改變,祭神的成分逐漸減少,惜別的成分逐漸增多,從娛神活動逐步演變為娛人活動,從臨別時的釋酒祭路到設宴踐行,在杯酒之間,互訴分別時的離愁別緒,"日暮酒醒人已遠,滿天風雨下西樓",在詩酒之間道盡離別時的不舍之情。

除了設宴踐行,古人分別時,也會互贈禮物,富者贈錢、貧者贈言,臨別時送給遠行人的禮物,稱之為"贐"或"儀",合稱"贐儀",贈人以言,通常以"作誦"、"踏歌"、"吹笛"、"撫琴"等方式進行,正所謂"贈人以言,重于珠玉",雖然只是只言片語,卻彌足珍貴。

古人送別的地點,常常選擇在城外亭下或河邊,因亭下可以宴飲,河邊常見楊柳,古人常常以折柳相送,寄托離別之情,這是因為柳樹生命力頑強,插土即活,寓意遠行人也能像楊柳一樣,隨遇而安,很快適應。"年年柳色,灞陵傷別","長亭外,古道邊,芳草碧連天"都是古時送別莊重的儀式美感。

除了臨別前設宴踐行、折柳相送的種種儀式感,古人的出行方式也是五花八門、花樣百出,既有八抬大轎、高頭大馬等大排場,也有緩步徐行、行船走馬等平民路線。魏晉南北朝時,牛車最為流行,但因為速度較慢,并不受貴族歡迎。

到了東漢末年,由于戰亂頻仍,馬匹數量大量減少,牛車開始在貴族中盛行起來,最后連宮廷用車也使用牛車,這一時期,羊車也曾一度流行,不過一般只作游玩取樂使用,無法作長途旅行,民間則以驢和驢車為主要交通工具。

隋唐時的輦、輿和秦漢時的大不相同,沒有安裝輪子,而使用人力抬,稱之為"步輦"或"肩輿",唐代著名畫家閻立本的《步輦圖》就是隋唐時步輦流行的反映。中唐以后,輦和輿逐漸普及到民間,文人雅士出行多乘輿和輦,這也是后來轎子的前身。

宋承唐制,在交通工具上和唐朝沒多大區別,但更重視舟船等水路交通工具,民間則有馬車、牛車、驢車等主要交通工具,在某些城市,還出現了以馬或牛拉架的"長車",以供人們游樂之用,馬可波羅在其游記中曾寫道:"杭州城"大道之上,常見長車往來,車有棚墊,足容六人。滿城之男女日租此車以供游樂之用,是以時時見車無數。"這種長車可算是現代版的觀光旅游車。

明朝時主要的交通工具是騾馬車、牛驢車、獨輪車、馱子和轎子,其中載人的工具主要是獨輪車和兩輪車,騾馬車則是明朝最具特色的載物工具,作為大型車輛,有兩輪、四輪之分,車廂平正,非常安穩,很適合用來運送物資。

對比古今的出行方式,現代社會的出行方式雖然更為便捷,能夠朝發夕至,日行萬里,古人出行時的閑情雅致,離愁別緒,卻也無法在體會。因為交通落后,古人的出行速度緩慢,常常是經年累月,羈旅在外,旅途困頓,游子思鄉,"仍憐故鄉水,萬里送行舟"、"憑添兩行淚,寄向故園流"都是車馬很慢、書信很遠時代的游子心聲。